一碗冰帶你走遍台灣: Ice Monster

 
创始人罗骏桦在台北忠孝东路的Ice Monster旗艦店 

创始人罗骏桦在台北忠孝东路的Ice Monster旗艦店 

 
good taste tour@4x 2.png

這篇採訪是我們的“好味道之旅”系列的一部分。 Giant Robot Media的足跡遍布在世界各地;在這個系列中我們將環遊全世界去尋找美好的事物,無論是美食,藝術, 還是手工製品等方面,把它們的故事分享給更多人。而且,誰不喜歡旅行呢?

 

台灣炎熱的夏天和潮濕的氣候讓人無時無刻都要想盡辦法來給自己降降溫,消消暑。這時候沒有什麼能比得上一碗清爽的冰甜點了。而說到冰,就不得不提到 Ice Monster。它們僅用新鮮的水果和天然的食材,創造出了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棉花般口感的冰品甜點。自二十年前開店以來,每天來排隊買冰的人絡繹不絕。它們今年年底將在夏威夷開設美國的第一家分店。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七歲的時候,曾和家人在當時還位於永康街的 Ice Monster 排了3個小時的隊,就為了能吃到它的冰。那是我小時候和家人每次在台北永康街的鼎泰豐吃完飯必去的地方。相信很多人在這裡吃冰的時候都能夠勾起他們快樂的回憶。為了能夠進一步了解到這碗人吃人愛的冰品背後的故事,我來到了現在位於台北東區的Ice Monster來訪問它的創始人羅駿樺先生。

 

與Ice Monster創始人羅駿樺先生的訪談。

 

By George Ko

Photos and Video by George Ko

 

GR: 能否請您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IM: 我是Frank,出生於1967年。我從1997開始經營Ice Monster,到現在應該是20年了,目前在日本和中國大陸都有分店。明年我們會把主要的重心放在美國市場上。我們今年年底預計在夏威夷開美國的第一站,然後陸續在西雅圖,洛杉磯那邊開發。

 

GR:您還記得您小時候第一次吃冰的印象嗎?

IM:嚴格來說,我不太記得我第一次吃冰的經驗。當然,冰是每個小孩子都喜歡的食物。不過在我那個年代時並沒有什麼所謂的用水果去做成的冰,以前的冰品都是用一些比較傳統的食物做成的,比如紅豆,綠豆等等。一直到了我自己想做冰的時候,台灣,甚至全球的市場才慢慢開始起了一些比較大的變化。

 

GR:您當時怎麼會有開冰店的想法,並且採用最新鮮的水果?

IM:其實這個故事挺長的,還要分兩個方面來講。由於我父親的工作關係,我從小就在茶園還有水果園裡面長大。這對我日後的影響應該是很大的。在這個環境裡的生活過程培養了我對水果甚至農作物的興趣,也讓我熟悉各種水果與葉子等的味道。

那當我長大後自己想要創業的時候,當初選擇要做冰品是因為我以為它的那個門檻比較容易。當然事實上後來發現我的這個想法是錯的。一開始做冰的時候並沒有採用水果,我依然是採用傳統的食材。我當時的想法是覺得說,台灣的冰品店都太過於傳統,如果經過一些包裝應該會是一個很好的行業。所以當時我只是做了它的一個包裝的改變。所謂包裝的改變就是說,賣的東西都是一樣的,只是提供了一個比較有氣氛,有熱帶雨林感的店面,希望由此給客人一些新鮮的感受。那事實上這是行不通的。剛開始我就發現說,我們賣的東西跟市場上的都是一樣的,那這市場其實並不缺我們這家店的存在。

 

著名的新鮮芒果棉花甜,搭配新鮮的芒果,布丁和芒果冰淇淋。

著名的新鮮芒果棉花甜,搭配新鮮的芒果,布丁和芒果冰淇淋。

 

我認為不管是創業的過程也好,生活的過程也好,人的能力和很多想法很可能因為碰到困境而被激發出來。那當時我的確就處於一個很大的困境:我花了很多錢去開了一個店,結果發現我每天都在賠錢。第一年我大概就賠了400多萬台幣,那在當時那是非常多的錢。所以這對我人生來講是一個非常大的困境。當時我就面臨了一個抉擇:關店,還是在給自己一次機會。我考慮了很久,最後決定在給自己一次機會,如果這次做不成就不干了,就放棄。在考慮的過程中我就在想,我賣的是一些我認為市場可以接受的東西,也就是當時市場上主流的一些商品,但是並沒有被接受。其實這並不是有沒有被接受的問題,而是我賣的這個商品對市場是沒有影響的。你存不存在,對這市場是沒有影響的(當然這對我是有很大的影響)。那既然賣這些主流商品沒有辦法引起消費者的注意,那我就必須要想一想,是不是可以用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些我自己想做的東西。當這個想法在我腦海裡出現的時候,我小時候的記憶就回來了。我開始想,我小時候最喜歡什麼?當然我最喜歡的絕對不是紅豆,絕對不會是綠豆。然後我開始回想,我小時候是在農莊長大的,那農莊里有什麼?有茶葉,最多的就是水果。對,我最喜歡水果,那我是不是應該用水果來做一些不同的東西?那我又開始想,我最喜歡水果,那我最喜歡的水果的品種又是什麼?芒果。我就拿了芒果,和冰結合在一起把它做成我想要它呈現出的樣子,因此20年前就做出了全世界第一盤芒果冰。當然那個時候的芒果冰和現在的芒果冰經過20年不斷的一些改變是有差異的。所以後來我的結論是,不管你從事任何一行,你都必須要有你自己的一個想法。有句話是這樣講的,有事就有機會,沒事你就什麼都沒有。所以你一定要個自己一個機會去試驗你的想法看看可不可以成功。那我很幸運,芒果冰又讓我重新把這個事業拉回起點,一直做到現在。

 

“第一年我大概就賠了400多萬台幣,那在當時那是非常多的錢。所以這對我人生來講是一個非常大的困境。
— Frank Lo

 

GR:您一開始推出芒果冰的時候,店裡有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嗎?顧客的反應是怎麼樣的?

IM:我開店的第一年還沒有芒果冰,所以生意很差。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我一天工作18個小時,最差的營業額一天是台幣1298塊錢。那個時候是非常受挫的。開店差不多一年之後做了芒果冰。那芒果冰剛開始做的時候也是沒有人吃的。因為那個時候不要說台灣,全世界都沒有芒果冰這個東西。所以有客人來我們店裡的時候,他們通常就點什麼“紅豆牛奶”,“花生牛奶”,“綠豆”等口味。然後我通常都會說,“我這裡有一個新的冰品,你們要不要試試看?” 他們一聽是芒果口味的,都紛紛說不。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聽過,所以他們不會去嘗試。後來我就想了一個辦法:沒有關係,你點什麼東西,我送你芒果冰吃。所以我剛推出芒果冰的那一到兩個月我是用送的。我當時只是想證明一件事情,就是我小時候最喜歡吃的芒果加上冰可不可以讓別人接受。結果沒想到我送了大概兩個禮拜,就開始有客人一吃就會問說,“咦,這是什麼東西?”我就回答說,“這是芒果冰。”所以,那個時候20年前“芒果冰”這個字就出現了。那個時候我客人還是非常的少,我一天了不起就送十幾盤出去,所以還好。但是我一天送十幾盤出去的客人,幾乎一個客人就會幫我帶3-5個客人回來。其實我們做食物的人,在那里分出勝負呢?就靠嘴巴。一個東西好不好吃,其實客人一吃下去馬上就可以做一個判斷。那無論好或壞他都會去“幫”你做一些宣傳。所以一個客人帶3-5個回來,那3-5個客人再每個帶3-5個回來。芒果冰推出大概一個月之後,我的店(我當時是在台北一條很有名的街-永康街那邊)從那條街上生意最差的店,變成是要排隊的店。就是從那個時候排隊一直排到現在。當然我覺得很幸運,因為一個我小時候喜歡吃的東西,然後只是把它用不同的方式去表現,沒想到幫自己找到了一個機會,覺得很開心。

 

店员在Ice Monster台北忠孝旗艦店里准备着制作冰品的材料。

店员在Ice Monster台北忠孝旗艦店里准备着制作冰品的材料。

 

GR:那您這個 “Ice Monster”的名字是怎麼取的?

IM:這個其實很簡單。 Ice Monster其實就是我。我先講講我們標誌的設計是怎麼來的吧。其實當我們生意在推出芒果冰之後開始起來的時候,我心裡就想說,我一定要把它變成一個品牌。所以我開始找人開始去討論說我們要怎麼設計這個品牌。那個時候標誌怎麼想都想不到。後來我想說,既然我們賣的是冰,那就畫個冰塊,然後再把我的臉加上去就好了。那好,我們就開始想說要取什麼樣的名字。本來是想說取叫Ice Master,可是想一想覺得有一點不太好意思,我覺得這個名字太高調了,而且我也不大好意思。所以我想一想,再看看我自己的長相,我就說,那乾脆把它改成Monster好了。其實就是這樣簡單的一個想法。

 

GR:你從20年前就有這個品牌設計的想法與看法,我覺得很令人佩服。

IM:我的想法是覺得說,我們做生意的,消費者他們會打擊你的信心,但是他們也可以給予你很多信心。因為他們來你的店裡消費的時候,你看到那麼多人願意來,就會讓你在做生意的一個過程當中產生一個榮譽感和一個使命感。其實做生意的一個榮譽感與使命感是來自於消費者的。所以我那個時候想,我賣的是什麼?我賣的是台灣的水果。當你想到台灣的水果的時候,你就會想到台灣這個國家。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透過販售台灣的水果讓國際的人認識台灣。這個時候你的使命感就出來了,這種衝勁就出來了,我就想到要把它變成一個品牌。其實這些想法都是來自於消費者給我們的鼓舞與靈感。

 

“當你想到台灣的水果的時候,你就會想到台灣這個國家。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透過販售台灣的水果讓國際的人認識台灣。這個時候你的使命感就出來了,這種衝勁就出來了,我就想到要把它變成一個品牌。其實這些想法都是來自於消費者給我們的鼓舞與靈感。
— Frank Lo

 

GR:Ice Monster 的冰的口感非常特別;這當中是經過了很多實驗才找到這種那麼特別的口感嗎?

IM:這也是花了很多年的時間才研發出來的。我們近幾年推出的新的產品,棉花田,顧名思義我希望它的口感就像棉花一樣。當然要做到像棉花一樣纖細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其實棉花田早在15年前就被研發出來了。但是那個時候限於場地的關係沒有辦法在那邊販售,也沒有一個更大的中央廚房可以去做這個事情。我20年來實驗的過程中心裡只有想一件事情:一般的刨冰的口感比較粗,但是這是它的特徵,它能夠帶給你的就是這種粗的口感。我個人對這種口感也是非常熟悉的,因為我從小就常吃它。然後相比之下冰淇淋的口感就比較紮實。這兩種東西所帶給你的感受是不一樣的。那時候我就開始想說,冰淇淋的這種質地我覺得太粘了,然後刨冰的感覺又太粗。那我能不能去做一個屬於它們中間值的東西。所以我就開始試驗,把不同的食材有不同的方式加進冰裡面。因為水果它本身就有一些果漿,它可以讓刨冰原本粗糙的口感變得比較細;但是經過刨碎的方式又不會像冰淇淋一樣黏。這和空氣的比例也是有關係的。所以我試驗了很久,就是為了想要找一種介於刨冰與冰淇淋中間的那個質地和口感。

 

Ice Monster的“變態咖啡棉花甜”。

Ice Monster的“變態咖啡棉花甜”。

 

GR:那您當時需要研發自己的機器嗎?

IM:不需要,但是我從廠商那邊買了機器之後-那廠商也非常喜歡我這麼做-我會告訴他說哪邊需要修正,然後他會依照我們的建議去做調整。那他也會問我們為什麼要做這些改變,我就會說,因為我要我的冰看起來就像雲一樣,我要讓它能放在嘴裡面就會融化。它不會像冰淇淋一樣那麼紮實,也不會像刨冰一樣粗糙。這個冰它是在夏天可以吃,在冬天更適合吃,然後從中還可以吃到新鮮的水果。所以,光是這個過程我們就跟那個廠商溝通很多次。那現在他的機器也是大賣了,因為全世界都在買這樣的機器,包括中國大陸,美國,歐洲等,那個廠商已經變成了一個非常大的公司。我們都覺得這是互相幫忙。
 

這是羅駿樺先生協助廠商一起研發出來的機器,現在在全世界發行。

這是羅駿樺先生協助廠商一起研發出來的機器,現在在全世界發行。

 

GR:我在你們的菜單上看到你們有珍珠奶茶,綠茶等口味。這些口味是什麼時候開始試驗的?

IM:其實你所看到的菜單我大概在15年前就已經制定好了,但是我是5年前搬到這個店面的時候才正式做一個這樣子的販售。因為以前在永康街的時候地方太小,我沒有辦法做這麼多不同花樣的東西。因為我們在品質上的控管是比較嚴格一點的。

 

GR:你們的冰都是在各個店裡面做的還是有一個專門的工廠?

IM:在台灣我們有一個工廠,我們會把冰塊在那裡做好然後送到各個分店。那日本,大陸那邊也有自己的工廠去做這樣的生產。

 

GR:你的冰採用很多新鮮的水果,那麼水果的來源都是哪裡呢?

IM:台灣其實是一個非常得天獨厚的地方。從高山到海邊幾乎花半天時間就可以到了,也因為台灣氣候還有土地的關係而孕育了了很多非常好的水果。土地的性質其實是很微妙的東西。怎麼說呢?每一個地方的土地裡面所含的礦物質都不一樣。我想全世界都是一樣的。在台灣某些地方的芒果特別好,某些地方就不是很好。這個就必須要透過多年的時間去摸索。我曾經有一個經驗就是隔著一條河的兩塊土地上都種芒果,雖然品種一樣,但是因為土地的成分不一樣,一邊的芒果就比另一邊好很多。所以其實這是一個很好玩的一件事情。我過去十幾年都在跟這些農夫學習與交流,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了解到全台灣各種水果最好的地方分別是在哪裡。這是我一個很重要的工作。

 

比較傳統的口味:芋頭/花生紅豆牛奶冰佐紅豆棉花甜。

比較傳統的口味:芋頭/花生紅豆牛奶冰佐紅豆棉花甜。

 

GR:那麼在大陸和日本的分店是採用台灣的水果還是他們當地的水果?

IM:一定要採用當地的水果。我初期到大陸取捨場地的時候,從最南的海南島,跑到最北的東北,又跑山東,新疆等等。去新疆是為了甜瓜;海南有芒果;山東呢就是一些梨子,蘋果這些東西,那麼東北的話他們的紅豆非常好。這個過程是有趣的,但是也很辛苦。但是我覺得這是必須的。我們的產品85%以上都是用新鮮水果去做成的冰塊。這樣做成本是很高的,也比較難製作。而且因為成分很多所以冷凍的溫度要拉到-35ºC以下。坦白講,很多模仿我們的人為了節省費用,都在他們的產品裡面用香料代替新鮮水果,那他們在做這個冰的時候溫度只需要拉到-20ºC就可以了,變得很好做,成本又低又好賣。這些是我們在做生意上會遇到的一些問題。當然有一些消費者吃不出來,但是我相信還是有很多人是吃的出來的,因為舌頭是騙不了人的。所以雖然我們賺的利潤不是很多,我們仍然堅持採用新鮮水果和原料。我希望能夠有機會把Ice Monster拓展到各個國家,讓大家都能夠認識到 Ice Monster 這個品牌。

GR:來Ice Monster的顧客都有從哪裡來的?

IM:我們的客人有阿拉伯來的,杜拜,歐洲,丹麥,西班牙,墨西哥,巴西等等幾乎全世界來的都有。我們有一個美國來的客人他把我們Ice Monster的標誌刺在他的手臂上。我寫信給他說我很感謝他這麼做,並決定不管他在全球任何地方去Ice Monster都是免費的,因為太感動了。

 

來Ice Monster吃冰的顧客來自世界各地,包括杜拜和巴西。排隊最長可以達到一公里。

來Ice Monster吃冰的顧客來自世界各地,包括杜拜和巴西。排隊最長可以達到一公里。

 

GR:我發現你們有很多來自日本的粉絲。你們在日本發展的故事是什麼呢?

IM:日本的客人大概在20年前就對我們很熟悉了。當時很多日本的企業也會來找我們希望可以談合作。其實要發展到開連鎖店很快,我們當然也希望能夠發展快一點,多賺一點錢,才能夠照顧我們的員工。但是要找到一個好的合作夥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十幾年下來我們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伙伴。我們2014年的時候就開始和一個日本的企業在談。他們在日本非常有名,而且他開了很多餐廳,經營得很好,我和他們董事長談了之後也非常欣賞這個人,那他也非常贊同我的東西。所以2015年我們終於在日本開了。我記得日本的店一開,大概全日本的媒體都來了。我們還被當地的媒體雜誌評為“今年夏天排隊最久的店”。開幕的第一天就排了一公里多,到現在還是排隊。

 

GR:你們每家店一天平均會賣掉多少碗冰?

IM:其實不太清楚,一天大概兩千碗吧,我們的店不是很大。

 

GR:做一個冰的時間大概是多久?

IM:四十五秒。新進的員工做一碗冰大概要五分鐘,我們就一直訓練,壓縮,要求大概在45秒到一分鐘以內一定要完成。而且冰的粗細一定要符合標準,因為冰的粗細其實是會影響到你吃的那個甜度和感受。

 

GR:你自己最喜歡的口味是什麼?

IM:我最喜歡的是翡翠青檸,因為它裡面蘊含了很多台灣的農產品。台灣的檸檬,綠茶,芒果,柳丁,愛玉,都在那碗冰裡面。它很清淡,但是卻非常有層次感。在這碗冰裡面可以吃到台灣從南到北的一個味道。因為這裡面的水果都是我親自去找的,所以當我在吃那碗冰的時候,我等於是走了台灣一圈。那個畫面是會呈現在我腦海裡面的,所以我對那碗冰特別有感情。

 

羅駿樺先生目前最喜歡的口味:翡翠青檸棉花甜。

羅駿樺先生目前最喜歡的口味:翡翠青檸棉花甜。

 

GR:那你對Ice Monster的未來是怎麼看的?

IM:其實我們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我們就是希望能夠提供給客人一種簡單的幸福,Simple Happiness。因為吃冰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我們除了提供一些健康的選擇,就是希望客人們在這邊能夠因為一個小小的東西而獲得一種簡單的幸福感,這對我來講就夠了。越簡單越好,讓你的客人透過你的東西去感受到一個事物的美好與自然的感受,這就是我們想要做的事情。


 

Ice Monster在台灣,中國,日本都有分店。

如想要了解更多信息,可以訪問Ice Monster的網站 http://www.ice-monster.com/

敬請期待我們“好味道之旅”系列的下一個地點!

 

 
 
Giant Robot Media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