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冰带你走遍台湾: Ice Monster

 
创始人罗骏桦在台北忠孝东路的Ice Monster旗舰店

创始人罗骏桦在台北忠孝东路的Ice Monster旗舰店

 
good taste tour@4x 2.png

这篇采访是我们的“好味道之旅”系列的一部分。 Giant Robot Media的足迹遍布在世界各地;在这个系列中我们将环游全世界去寻找美好的事物,无论是美食,艺术, 还是手工制品等方面,把它们的故事分享给更多人。而且,谁不喜欢旅行呢?

 

台湾炎热的夏天和潮湿的气候让人无时无刻都要想尽办法来给自己降降温,消消暑。这时候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一碗清爽的冰甜点了。而说到冰,就不得不提到 Ice Monster。它们仅用新鲜的水果和天然的食材,创造出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棉花般口感的冰品甜点。自二十年前开店以来,每天来排队买冰的人络绎不绝。它们今年年底将在夏威夷开设美国的第一家分店。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七岁的时候,曾和家人在当时还位于永康街的 Ice Monster 排了3个小时的队,就为了能吃到它的冰。那是我小时候和家人每次在台北永康街的鼎泰丰吃完饭必去的地方。相信很多人在这里吃冰的时候都能够勾起他们快乐的回忆。为了能够进一步了解到这碗人吃人爱的冰品背后的故事,我来到了现在位于台北东区的Ice Monster来访问它的创始人罗骏桦先生。

 

与Ice Monster创始人罗骏桦先生的访谈。

 

By George Ko

Photos and Video by George Ko

 

GR: 能否请您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IM: 我是Frank,出生于1967年。我从1997开始经营Ice Monster,到现在应该是20年了,目前在日本和中国大陆都有分店。明年我们会把主要的重心放在美国市场上。我们今年年底预计在夏威夷开美国的第一站,然后陆续在西雅图,洛杉矶那边开发。

 

GR:您还记得您小时候第一次吃冰的印象吗?

IM严格来说,我不太记得我第一次吃冰的经验。当然,冰是每个小孩子都喜欢的食物。不过在我那个年代时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用水果去做成的冰,以前的冰品都是用一些比较传统的食物做成的,比如红豆,绿豆等等。一直到了我自己想做冰的时候,台湾,甚至全球的市场才慢慢开始起了一些比较大的变化。

 

GR:您当时怎么会有开冰店的想法,并且采用最新鲜的水果?

IM其实这个故事挺长的,还要分两个方面来讲。由于我父亲的工作关系,我从小就在茶园还有水果园里面长大。这对我日后的影响应该是很大的。在这个环境里的生活过程培养了我对水果甚至农作物的兴趣,也让我熟悉各种水果与叶子等的味道。

那当我长大后自己想要创业的时候,当初选择要做冰品是因为我以为它的那个门槛比较容易。当然事实上后来发现我的这个想法是错的。一开始做冰的时候并没有采用水果,我依然是采用传统的食材。我当时的想法是觉得说,台湾的冰品店都太过于传统,如果经过一些包装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行业。所以当时我只是做了它的一个包装的改变。所谓包装的改变就是说,卖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只是提供了一个比较有气氛,有热带雨林感的店面,希望由此给客人一些新鲜的感受。那事实上这是行不通的。刚开始我就发现说,我们卖的东西跟市场上的都是一样的,那这市场其实并不缺我们这家店的存在。 

 

著名的新鲜芒果棉花甜,搭配新鲜的芒果,布丁和芒果冰淇淋。

著名的新鲜芒果棉花甜,搭配新鲜的芒果,布丁和芒果冰淇淋。

 

我认为不管是创业的过程也好,生活的过程也好,人的能力和很多想法很可能因为碰到困境而被激发出来。那当时我的确就处于一个很大的困境:我花了很多钱去开了一个店,结果发现我每天都在赔钱。第一年我大概就赔了400多万台币,那在当时那是非常多的钱。所以这对我人生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困境。当时我就面临了一个抉择:关店,还是在给自己一次机会。我考虑了很久,最后决定在给自己一次机会,如果这次做不成就不干了,就放弃。在考虑的过程中我就在想,我卖的是一些我认为市场可以接受的东西,也就是当时市场上主流的一些商品,但是并没有被接受。其实这并不是有没有被接受的问题,而是我卖的这个商品对市场是没有影响的。你存不存在,对这市场是没有影响的(当然这对我是有很大的影响)。那既然卖这些主流商品没有办法引起消费者的注意,那我就必须要想一想,是不是可以用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些我自己想做的东西。当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出现的时候,我小时候的记忆就回来了。我开始想,我小时候最喜欢什么?当然我最喜欢的绝对不是红豆,绝对不会是绿豆。然后我开始回想,我小时候是在农庄长大的,那农庄里有什么?有茶叶,最多的就是水果。对,我最喜欢水果,那我是不是应该用水果来做一些不同的东西?那我又开始想,我最喜欢水果,那我最喜欢的水果的品种又是什么?芒果。我就拿了芒果,和冰结合在一起把它做成我想要它呈现出的样子,因此20年前就做出了全世界第一盘芒果冰。当然那个时候的芒果冰和现在的芒果冰经过20年不断的一些改变是有差异的。所以后来我的结论是,不管你从事任何一行,你都必须要有你自己的一个想法。有句话是这样讲的,有事就有机会,没事你就什么都没有。所以你一定要个自己一个机会去试验你的想法看看可不可以成功。那我很幸运,芒果冰又让我重新把这个事业拉回起点,一直做到现在。

 

“第一年我大概就赔了400多万台币,那在当时那是非常多的钱。所以这对我人生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困境。
— Frank Lo

 

GR:您一开始推出芒果冰的时候,店里有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吗?顾客的反应是怎么样的?

IM:我开店的第一年还没有芒果冰,所以生意很差。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一天工作18个小时,最差的营业额一天是台币1298块钱。那个时候是非常受挫的。开店差不多一年之后做了芒果冰。那芒果冰刚开始做的时候也是没有人吃的。因为那个时候不要说台湾,全世界都没有芒果冰这个东西。所以有客人来我们店里的时候,他们通常就点什么“红豆牛奶”,“花生牛奶”,“绿豆”等口味。然后我通常都会说,“我这里有一个新的冰品,你们要不要试试看?” 他们一听是芒果口味的,都纷纷说不。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听过,所以他们不会去尝试。后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没有关系,你点什么东西,我你芒果冰吃。所以我刚推出芒果冰的那一到两个月我是用送的。我当时只是想证明一件事情,就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芒果加上冰可不可以让别人接受。结果没想到我送了大概两个礼拜,就开始有客人一吃就会问说,“咦,这是什么东西?”我就回答说,“这是芒果冰。”所以,那个时候20年前“芒果冰”这个字就出现了。那个时候我客人还是非常的少,我一天了不起就送十几盘出去,所以还好。但是我一天送十几盘出去的客人,几乎一个客人就会帮我带3-5个客人回来。其实我们做食物的人,在那里分出胜负呢?就靠嘴巴。一个东西好不好吃,其实客人一吃下去马上就可以做一个判断。那无论好或坏他都会去“帮”你做一些宣传。所以一个客人带3-5个回来,那3-5个客人再每个带3-5个回来。芒果冰推出大概一个月之后,我的店(我当时是在台北一条很有名的街-永康街那边)从那条街上生意最差的店,变成是要排队的店。就是从那个时候排队一直排到现在。当然我觉得很幸运,因为一个我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然后只是把它用不同的方式去表现,没想到帮自己找到了一个机会,觉得很开心。

 

店员在Ice Monster台北忠孝旗艦店里准备着制作冰品的材料。

店员在Ice Monster台北忠孝旗艦店里准备着制作冰品的材料。

 

GR:那您这个 “Ice Monster”的名字是怎么取的?

IM:这个其实很简单。Ice Monster其实就是我。我先讲讲我们标志的设计是怎么来的吧。其实当我们生意在推出芒果冰之后开始起来的时候,我心里就想说,我一定要把它变成一个品牌。所以我开始找人开始去讨论说我们要怎么设计这个品牌。那个时候标志怎么想都想不到。后来我想说,既然我们卖的是冰,那就画个冰块,然后再把我的脸加上去就好了。那好,我们就开始想说要取什么样的名字。本来是想说取叫Ice Master,可是想一想觉得有一点不太好意思,我觉得这个名字太高调了,而且我也不大好意思。所以我想一想,再看看我自己的长相,我就说,那干脆把它改成Monster好了。其实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个想法。

 

GR:你从20年前就有这个品牌设计的想法与看法,我觉得很令人佩服。

IM:我的想法是觉得说,我们做生意的,消费者他们会打击你的信心,但是他们也可以给予你很多信心。因为他们来你的店里消费的时候,你看到那么多人愿意来,就会让你在做生意的一个过程当中产生一个荣誉感和一个使命感。其实做生意的一个荣誉感与使命感是来自于消费者的。所以我那个时候想,我卖的是什么?我卖的是台湾的水果。当你想到台湾的水果的时候,你就会想到台湾这个国家。那我们是不是可以透过贩售台湾的水果让国际的人认识台湾。这个时候你的使命感就出来了,这种冲劲就出来了,我就想到要把它变成一个品牌。其实这些想法都是来自于消费者给我们的鼓舞与灵感。

“当你想到台湾的水果的时候,你就会想到台湾这个国家。那我们是不是可以透过贩售台湾的水果让国际的人认识台湾。这个时候你的使命感就出来了,这种冲劲就出来了,我就想到要把它变成一个品牌。其实这些想法都是来自于消费者给我们的鼓舞与灵感。
— Frank Lo

 

GRIce Monster 的冰的口感非常特别;这当中是经过了很多实验才找到这种那么特别的口感吗?

IM:这也是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才研发出来的。我们近几年推出的新的产品,棉花田,顾名思义我希望它的口感就像棉花一样。 当然要做到像棉花一样纤细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其实棉花田早在15年前就被研发出来了。但是那个时候限于场地的关系没有办法在那边贩售,也没有一个更大的中央厨房可以去做这个事情。我20年来实验的过程中心里只有想一件事情:一般的刨冰的口感比较粗,但是这是它的特征,它能够带给你的就是这种粗的口感。我个人对这种口感也是非常熟悉的,因为我从小就常吃它。然后相比之下冰淇淋的口感就比较扎实。这两种东西所带给你的感受是不一样的。那时候我就开始想说,冰淇淋的这种质地我觉得太粘了,然后刨冰的感觉又太粗。那我能不能去做一个属于它们中间值的东西。所以我就开始试验,把不同的食材有不同的方式加进冰里面。因为水果它本身就有一些果浆,它可以让刨冰原本粗糙的口感变得比较细;但是经过刨碎的方式又不会像冰淇淋一样黏。这和空气的比例也是有关系的。所以我试验了很久,就是为了想要找一种介于刨冰与冰淇淋中间的那个质地和口感。

 

Ice Monster的“变态咖啡棉花甜”。

Ice Monster的“变态咖啡棉花甜”。

 

GR:那您当时需要研发自己的机器吗?

IM:不需要,但是我从厂商那边买了机器之后-那厂商也非常喜欢我这么做-我会告诉他说哪边需要修正,然后他会依照我们的建议去做调整。那他也会问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些改变,我就会说,因为我要我的冰看起来就像云一样,我要让它能放在嘴里面就会融化。它不会像冰淇淋一样那么扎实,也不会像刨冰一样粗糙。这个冰它是在夏天可以吃,在冬天更适合吃,然后从中还可以吃到新鲜的水果。所以,光是这个过程我们就跟那个厂商沟通很多次。那现在他的机器也是大卖了,因为全世界都在买这样的机器,包括中国大陆,美国,欧洲等,那个厂商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大的公司。我们都觉得这是互相帮忙。
 

这是罗骏桦先生协助厂商一起研发出来的机器,现在在全世界发行。

这是罗骏桦先生协助厂商一起研发出来的机器,现在在全世界发行。

 

GR:我在你们的菜单上看到你们有珍珠奶茶,绿茶等口味。这些口味是什么时候开始试验的?

IM:其实你所看到的菜单我大概在15年前就已经制定好了,但是我是5年前搬到这个店面的时候才正式做一个这样子的贩售。因为以前在永康街的时候地方太小,我没有办法做这么多不同花样的东西。因为我们在品质上的控管是比较严格一点的。

 

GR:你们的冰都是在各个店里面做的还是有一个专门的工厂?

IM:在台湾我们有一个工厂,我们会把冰块在那里做好然后送到各个分店。那日本,大陆那边也有自己的工厂去做这样的生产。

 

GR:你的冰采用很多新鲜的水果,那么水果的来源都是哪里呢?

IM:台湾其实是一个非常得天独厚的地方。从高山到海边几乎花半天时间就可以到了,也因为台湾气候还有土地的关系而孕育了了很多非常好的水果。土地的性质其实是很微妙的东西。怎么说呢?每一个地方的土地里面所含的矿物质都不一样。我想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在台湾某些地方的芒果特别好,某些地方就不是很好。这个就必须要透过多年的时间去摸索。我曾经有一个经验就是隔着一条河的两块土地上都种芒果,虽然品种一样,但是因为土地的成分不一样,一边的芒果就比另一边好很多。所以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玩的一件事情。我过去十几年都在跟这些农夫学习与交流,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了解到全台湾各种水果最好的地方分别是在哪里。这是我一个很重要的工作。

 

比较传统的口味:芋头/花生红豆牛奶冰佐红豆棉花甜。

比较传统的口味:芋头/花生红豆牛奶冰佐红豆棉花甜。

 

GR:那么在大陆和日本的分店是采用台湾的水果还是他们当地的水果?

IM:一定要采用当地的水果。我初期到大陆取舍场地的时候,从最南的海南岛,跑到最北的东北,又跑山东,新疆等等。去新疆是为了甜瓜;海南有芒果;山东呢就是一些梨子,苹果这些东西,那么东北的话他们的红豆非常好。这个过程是有趣的,但是也很辛苦。但是我觉得这是必须的。我们的产品85%以上都是用新鲜水果去做成的冰块。这样做成本是很高的,也比较难制作。而且因为成分很多所以冷冻的温度要拉到-35ºC以下。坦白讲,很多模仿我们的人为了节省费用,都在他们的产品里面用香料代替新鲜水果,那他们在做这个冰的时候温度只需要拉到-20ºC就可以了,变得很好做,成本又低又好卖。这些是我们在做生意上会遇到的一些问题。当然有一些消费者吃不出来,但是我相信还是有很多人是吃的出来的,因为舌头是骗不了人的。所以虽然我们赚的利润不是很多,我们仍然坚持采用新鲜水果和原料。我希望能够有机会把Ice Monster拓展到各个国家,让大家都能够认识到 Ice Monster 这个品牌。

 

GR:来Ice Monster的顾客都有从哪里来的?

IM:我们的客人有阿拉伯来的,杜拜,欧洲,丹麦,西班牙,墨西哥,巴西等等几乎全世界来的都有。我们有一个美国来的客人他把我们Ice Monster的标志刺在他的手臂上。我写信给他说我很感谢他这么做,并决定不管他在全球任何地方去Ice Monster都是免费的,因为太感动了。

 

来Ice Monster吃冰的顾客来自世界各地,包括杜拜和巴西。排队最长可以达到一公里。

来Ice Monster吃冰的顾客来自世界各地,包括杜拜和巴西。排队最长可以达到一公里。

 

GR:我发现你们有很多来自日本的粉丝。你们在日本发展的故事是什么呢?

IM:日本的客人大概在20年前就对我们很熟悉了。当时很多日本的企业也会来找我们希望可以谈合作。其实要发展到开连锁店很快,我们当然也希望能够发展快一点,多赚一点钱,才能够照顾我们的员工。但是要找到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十几年下来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伙伴。我们2014年的时候就开始和一个日本的企业在谈。他们在日本非常有名,而且他开了很多餐厅,经营得很好,我和他们董事长谈了之后也非常欣赏这个人,那他也非常赞同我的东西。所以2015年我们终于在日本开了。我记得日本的店一开,大概全日本的媒体都来了。我们还被当地的媒体杂志评为“今年夏天排队最久的店”。开幕的第一天就排了一公里多,到现在还是排队。

 

GR:你们每家店一天平均会卖掉多少碗冰?

IM:其实不太清楚,一天大概两千碗吧,我们的店不是很大。

 

GR:做一个冰的时间大概是多久?

IM:四十五秒。新进的员工做一碗冰大概要五分钟,我们就一直训练,压缩,要求大概在45秒到一分钟以内一定要完成。而且冰的粗细一定要符合标准,因为冰的粗细其实是会影响到你吃的那个甜度和感受。

 

GR:你自己最喜欢的口味是什么?

IM:我最喜欢的是翡翠青柠,因为它里面蕴含了很多台湾的农产品。台湾的柠檬,绿茶,芒果,柳丁,爱玉,都在那碗冰里面。它很清淡,但是却非常有层次感。在这碗冰里面可以吃到台湾从南到北的一个味道。因为这里面的水果都是我亲自去找的,所以当我在吃那碗冰的时候,我等于是走了台湾一圈。那个画面是会呈现在我脑海里面的,所以我对那碗冰特别有感情。

 

罗骏桦先生目前最喜欢的口味:翡翠青柠棉花甜。

罗骏桦先生目前最喜欢的口味:翡翠青柠棉花甜。

 

GR:那你对Ice Monster的未来是怎么看的?

IM:其实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我们就是希望能够提供给客人一种简单的幸福,Simple Happiness。因为吃冰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我们除了提供一些健康的选择,就是希望客人们在这边能够因为一个小小的东西而获得一种简单的幸福感,这对我来讲就够了。越简单越好,让你的客人透过你的东西去感受到一个事物的美好与自然的感受,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


 

Ice Monster在台湾,中国,日本都有分店。

如想要了解更多信息,可以访问Ice Monster的网站 http://www.ice-monster.com/

敬请期待我们“好味道之旅”系列的下一个地点!

 

 
 
Giant Robot MediaComment